> 館藏中心

武漢“危情”17天:6000網約車司機穿越生死線

來源:用戶 lindankkkj 收藏 編輯:呂秀秀
武漢“危情”17天:6000網約車司機穿越生死線
2020-02-10 11:32

Tech星球Tech星球

本文來自: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王琳

1月23日凌晨,當武漢的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營運,整個城市的運力幾乎被迅速抽干,為了緩解需求壓力,在武漢市交通運輸局的安排下,滴滴出行、首汽約車、曹操出行、T3出行等多家網約車和武漢當地出租車公司,臨時組建了6000人的救援車隊。

這6000名“敢死隊員”被分成了兩批:一批是醫療救援,一批是社區服務。雖然他們的工作沒有平時繁雜,多的時候每天8-10單左右,差不多是平時的一半但都面臨著被感染的風險,他們都是自愿報名的,一些人起初甚至瞞著家里,用“組織任務”幾個字替代過去。

這是一場可以預知結果的戰役,但時間未定。

“戰疫”面前,一切從簡。物資緊缺,防護服消毒后在太陽下暴曬一小時后重復利用;手套不透氣,司機的雙手被焐得發白,甚至起紅疹;穿上防護服行動不便,一些司機每天只喝500ml水,以減少上廁所的次數......因為免費提供服務,他們并不能像往常一樣收費,但其中的一些人每天可以獲得800元補助。

事實上,如果去問這些司機為什么加入,他們的回答出乎意料也完全在情理之中:“我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只想為自己的家鄉共享一份力量”,“我生活在武漢,我熱愛武漢,只有城市健康了,我們居民才會有舒適的小日子”,“沒想太多,就是想做點自己能夠做的事情”......

這些樸素又真切的初心,讓他們穿越風險,完成了一次又一次逆行。

臨時召集

1月24日晚,首汽約車武漢城市經理班超接到了一項緊急任務:8小時召集500名司機。

時間緊,任務重,“這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班超一邊在心里念叨,一邊緊急行動起來,他迅速組建了8人團隊,并分配任務。結束后,迅速拿起手機,給武漢全量司機端數萬人發送短信,并同時在朋友圈、微信群等多個渠道發送招募信息,到了25日凌晨5點鐘,首汽約車共招募了270多名司機。

離目標還差一半!班超得繼續戰斗。

25日早上8點,去政府的指揮中心開完會后,他便直接飛奔去了公司繼續招募工作。等到了25日晚上,終于接近600個司機報名了,比預期還超出了一部分。

武漢共有1159個社區,首汽負責其中的221個,他必須劃分好每個司機負責的社區,并且為司機儲備充足的彈藥:口罩、護目鏡、防護服。人員招募完畢,給駕駛員發放完標識和通行證后,僅僅召開了一個5分鐘的動員會,當晚,這502名司機便趁著夜色集體出動奔向了目的地。

相比首汽約車而言,曹操出行的招募計劃開始得更早一點兒。

“23號我就接到通知了,但是總得給大家一個考慮時間,所以24號中午才開始正式報名組建車隊,25號進駐社區”,曹操出行車隊長姚駿向Tech星球表示,截至目前,曹操出行共招募300多名司機,“留在武漢的幾乎都報名了”,而姚駿所帶領的車隊是先頭部隊,共計280人,分散在117個社區。

90后的熊飛看到招募通告第一時間就加入了,隨后,他便把自己的微信頭像上加上了“武漢加油”紅底白字的條幅。

“我是我們隊第一個報名的,跟我們隊長一起。”談起報名,熊飛有些小驕傲。按照原來的計劃,他打算回到湖北仙桃,但封城的消息一出,他放棄了這個想法,“有可能我也是病毒的攜帶者,回去后就會造成家人感染,那干脆就別回去了,留在武漢,出點力兒”。

熊飛是退伍軍人,在北京當了5年武警后,回到湖北老家。2020年1月,他正式成為曹操專車的司機,“我們小隊現在有16個人,在武漢本地的都報名了”。他的隊長23日晚上連夜趕回來,第二天一大早,便去社區執行任務了。

不僅如此,交通部消息一出,滴滴派出了醫療保障隊和社區保障隊共計1500多人,T3出行派出了400名司機,東風出行1000余人,他們和當地的出租車司機共同成立了一支6000名的“敢死隊”奔赴前線。

據班超介紹自己的車隊,500名司機年齡大多在30-40之間,他們是兒子,父親,丈夫,同時也是徘徊在生死線的擺渡人。

前線戰場

滴滴司機胡建斌認為自己更像后勤部隊,“我們是給前線送子彈的人”。他所說的“前線”是武漢市可以收治新型冠狀肺炎的定點醫院,而“子彈“則是上千名醫護人員。

1月24日,除夕上午,胡建斌帶著首批20個司機奔赴前線。剛開始,更多的是案頭工作,“我們主要是收集協和、同濟這些醫院內醫護人員的出行需求,然后滴滴武漢分公司發給我們表格,我來分配首批20人的任務”。

但這種方式很顯然不如在App上預約有效,第二天下午,滴滴新的版本就可以正式使用了,醫護人員可以直接在App上預約訂單,但是醫護人員的前期審核工作龐雜,比如亞洲心臟病醫院共計500名醫護人員,但目前只有300個名額,于是平臺開起了代客叫車功能。

特殊時期,需要特殊的策略。平臺開放接單距離限制,而以往用戶只能叫到3公里以內的車。胡建斌就接到了一個60公里外的醫護人員訂單,這位連續奮戰十幾天的醫護人員,需要回農村老家拿東西,由于封城,主干道雖通,毛細血管的小路已經被車和土堵上,胡建斌只能和乘客約定走到確定的地點,再上車。

接送醫護人員意味著更大的感染概率,也需要更強大的心智。

第一天上崗,胡建斌接待了連續工作幾天的護士,出于善意,他詢問了一下,這是上了幾天班了?年輕的護士大哭起來。“她就說沒人頂替她,防護措施也不是很好,防護服反復穿,自己很辛苦,但是看著病人也很無力。”胡建斌向Tech星球回憶。

這是一場體力與智力的賽跑。醫務人員分為早晚班,不同的醫院又有不同的院區,胡建斌正逐漸摸清楚集中上下班的時間,為隊友和自己爭取更多的休息時間。

作為隊長的胡建斌在保證自己安全的同時,還要保障車隊工作有序進行。好在他經驗豐富,當年天津爆炸,他任職的公司銷售的是口罩和制氧機,他帶著10多萬份口罩奔赴一線。云南大雪,他被困在路上,3天只喝水,幫助路上的其他司機完成了自救。如今,每天發放物資補給的時候,他盡量不讓大家排隊補給,而是要求每人單獨過來領。

他要求隊員盡量不跟乘客交談,乘客上車前,確認對方的手機號碼、目的地,并讓對方出具醫療人員工作證后,便不再搭話,“飛沫傳播醫學常識總懂吧,理論上講,街上5米范圍內病毒都可能傳染”。

災難面前,人和人之間多了些許溫情。滴滴司機楊駿在大年初一早上6點多,接送一個協和醫生上班,到達目的地后,醫生主動跟楊駿拍照留念,還加了楊駿微信發紅包和新年祝福。不過,楊駿并沒有收下紅包,“他們是最辛苦,壓力最大的。還有送我們口罩,消毒噴霧”。

第一道防線

如果醫院是抗疫的攻堅之地,那么社區便是第一道防線,當私家車禁止出行后,武漢市大大小小1159個社區內,900多萬居民的出行需求也同樣需要保障。

社區的工作不像醫院,機動性更強,情況也更復雜。

曹操出行熊飛服務過一個突發心臟病的老人。“我到她家的時候,她就扶著門口,老人臉色都變了”,熊飛向Tech星球描述當時的情景。

他和家屬把老人一起抬到車上,開著雙閃,伴隨著老人的孩子一路“媽媽,你要挺住,你要挺住”的吶喊,他一路闖紅燈到達了醫院,“你能明顯看到老人嘴唇都白了,我當時就在心底默默祈禱,一定沒事兒的”。

服務社區有太多突發事件,需要司機24小時在線。不少司機遇到過已經準備休息了,卻臨時接到通知,社區居民有用車急需。

首汽司機童誠就遇到過產婦早產的情況。但是離產婦最近的社區醫院統統變成了發熱門診,童誠必須要從蔡甸區跨到三十四公里外,位于洪山區的湖北省婦幼保健院。童誠來不及和產婦攀談,他也沒有注意產婦的情緒,心里想的便是第一時間把人送到醫院。

這種突發事件考驗的是車隊長的調度能力。作為曹操出車隊長的姚駿必須要把控全局。他每天早上5點起床,幫師傅補齊所有的防護措施,然后便是協調社區之間的車輛和司機調配。

2月4日上午,一位曹操司機在從家出發到社區的路上,路遇一位老人,由家人攙扶著到處攔車,司機把車停下來,拉上了突發心臟病的老人,到了醫院,把老人背進了急救室。但他的任務沒有結束,曹操的要求是司機把乘客送到醫院后,要在車里坐著,等待乘客看病結束,送回家,行程才算結束。

與此同時,社區內,還有一位老人等待著9點多,由這位司機送她去透析。“我馬上就詢問了服務這個社區的另外兩臺車,如果他們沒有任務,就可以臨時過來,如果有,就近協調。”姚駿表示。協調車輛的工作并不復雜,但很瑣碎,因為無論是80歲的老人咳嗽卡痰,還是10歲的小孩劃破手,這樣的突發情況幾乎每天都在上演,而車隊長隨時都要集中精力。

相比于醫療救援隊,他們每天中午可以從社區領到一份盒飯,但更多的時候是社區吃什么,司機吃什么。童誠也會發朋友圈調侃:今天改善一下伙食,配圖是面包夾火腿腸。

        

      

但也因為在社區,他們見到了許多讓人淚目的瞬間。“經常看到有殯儀館的車到社區拉人,有人因為這個病自殺。”一位司機師傅說道。

撤退VS堅持

85后的路遠扛不住了。

2月1日,他送了一個醫護人員返回社區,隨后該醫護人員被確診,第二天,路遠就發現自己不太舒服,去社區醫院檢查,肺部出現陰影,他開始自我隔離。2天后,他被確診為普通肺炎,但迫于家人的壓力,他不得不退出了戰斗。

“我們首汽500多人,退出的不到1%,大部分都是家庭原因”,班超告訴Tech星球。這并非不能理解,大部分參加救援的司機都是上有老下有下,平均年齡差不多在40歲左右,他們是家里的頂梁柱,因此絕對不能倒下。

家人永遠是司機們內心最脆弱的地方。如今,班超每天的工作除去500多名司機的物資供給、社區的車輛調度、記錄駕駛員在社區的出入次數,有沒有接送發熱病人,有沒有接送醫護人員等等,又多了一項心理安撫。

但是班超自己也有扛不住的時候,“前幾天,安撫隊員的時候,聊到了家里,那天剛好我老婆生日,我在執行任務,都沒來及馬上回復,我們兩個人都哭了。”

但他們不方便去擦眼淚,戴的手套可能粘上病毒,眼前是防止病毒入侵的護目鏡,而防護服也讓他們多少有些行動不便。他們只能抬起頭,不讓眼淚流下來。

這6000人穿梭于危險中,隨時都可能被感染。

胡建斌對此看得很淡,“理論上講,每個人都可能是疑似,但你不能恐慌”。他舉了個例子,妻子的姑父和姑姑年紀大了,本來是普通感冒,由于恐慌,就去醫院排隊,起早貪黑問診,大概率因為在醫院滯留的時間過長,已經確診。

“以前你覺得,每天更新的疫情數據那可能就是數字,只有當自己的親人、朋友被感染后,感受則完全不一樣了。”胡建斌說道。家人要求他服務完這14天后,回去歇一歇,他用一句“總要有人犧牲的”拒絕了,但是每7天他都會詢問自己的隊員一次,是否繼續服務。

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心態。韓坤曾經感到害怕,他本來以為15天就結束了,可現在已經是封城的第17天,依然沒結束。他是瞞著家里出來的,只告訴妻子是“組織任務”,但后來媒體開始宣傳,妻子還是發現了,還在讀小學的兒子認為爸爸是他的驕傲。

或許,家人并不清楚,不透氣的防護服讓司機每天的衣服都會濕透,而由于長期帶手套,一些司機的手指已經發白,有些更是泛起了紅斑,由于物資緊缺,一次性的防護服會被重復利用,“我們會徹底消毒再穿一遍”。

但是,很少有人抱怨,“這是戰時,沒什么不能理解的”。他們有時候還會苦中作樂,“醫生還羨慕我們這個黃色的防護服呢,這個比那個白色的質地要好一些”。

從接到任務至今,班超從未回過家,剛剛組建車隊的時候,他連續3天沒有合眼。如今,還有點兒咳嗽,但他并沒有要緩一緩的意思。他記著妻子叮囑他的話:你不是一名駕駛員,沒有人把你替換下來。

“退一步說,就算我真的感染了,我也要堅持一下,因為現在去醫院也沒有床位,什么都沒有。”班超對Tech星球感慨。

胡建斌不相信自己會中招,“我這樣的身體素質,除去外傷,幾十年都沒有進過醫院了,如果都中招了的話,那武漢幾乎就是一座不可描述的城市”,他自信地說道。

封城當晚,武漢下起了雨,濕冷的空氣加上疫情的陰霾加重了憂慮。胡建斌在朋友圈寫道:人類把潘多拉盒子打開了,還能再關上嗎?

3天后,他自己在朋友圈給出了答案:往日車水馬龍熙熙攘攘,今晚形單影只凄凄慘慘。自有云開霧散送往迎來,總有春暖花開繼往開來。

(文中韓坤、熊飛、路遠為化名。)

本文來自: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王琳

贊賞 共11人贊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武漢“危情”17天:6000網約車司機穿越生死線》由網友lindankkkj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

www.80133777.buzz false 互聯網 http://www.80133777.buzz/view/socangkugm/mgdm/dg/zszjbkWSNlkdmdzccj.html report 8653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11选5任7任8预测 理财中风险会亏本金吗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基本图 浙江十一选五五开奖走势图结果 陕西11选5怎么玩 排列5预测最准十专家预测 五粮液股票 极速时时彩4个号公式 网上买湖北快3 11选5真正必中算法 体彩大乐透玩法中奖方式 金囤在线好棒杨方配资 天津快乐十分秘籍 下载广东快乐十分 股票涨跌的宏观原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