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原】倉央嘉措:流浪在拉薩街頭的世間最美情郎

來源:用戶 少讀紅樓 收藏 編輯:楊美麗

倉央嘉措,一個謎一般的存在,身為六世達賴喇嘛的他,一面向著佛前的心蓮,一面向往紅塵的情緣。“佛”與“愛”本是水火不容的兩種信念,在他的身上卻能同時上演,他更有詩性的念想,于是乎,利用自己的詩性,將佛門與紅塵合奏成了一支動人的交響曲。

身依佛門,心系紅塵。他是雪域最大的王,他是受萬世信仰的活佛,可是他想要的,和凡人沒什么不同。

命運的選擇

公元1683年,在那片最接近天堂的地方,西藏,一個生命在此誕生,此后的二十四年,世界注定要為他而跌宕。

在那碧波蕩漾的河面

我還是第一次放下小船

風兒啊,我請求你

千萬不要將我的小船打翻

在美好的初戀階段

我還是第一次嘗到甘甜

戀人啊,我請求你

千萬別將我的愛情折斷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是多少人幼年時純真的愿望,兩個稚嫩的名字能緊緊相依,那是多么美好。那個女孩,仁增旺姆,在倉央嘉措情竇初開的少年時期,讓他第一次嘗到了戀愛的甘甜,教會了他初戀的美好。

可是,在倉央嘉措兩歲之時,當時的西藏地方政府總持政務最高官員,桑杰嘉措,派來了兩位僧人,前來尋找五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他們在不經意間,遇到了小時的倉央嘉措,小倉央嘉措一點也不認生,反而主動靠近他們,觸碰了他們手里的經世筒,那是五世達賴喇嘛曾用的法器。

這是跨世紀的觸碰,從那一刻起,他已被命運所選中,他被認為是五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他的肉體和靈魂都需歸依佛門。戀愛的小船被打翻,尚未開花的樹枝,被折斷。

我要是不能沖開云彩升起來

那我就算不上是宇宙的驕子

那我就算不上是溫暖的太陽

倉央嘉措,他是驕子,是太陽,他的使命,是要為眾人撥開云霧,重見天日,他的一生注定要獻給佛,坐在佛前的心蓮上,普度眾生。而仁增旺姆,注定是和他有緣無分的女子。

門隅的少年啊

你還沒有在斜陽中親吻過你的母親

卻要乘著門前的月亮到遠方

心愛著你的女子

你可曾知道

她的淚眼穿過門隅的山和水

隨你去了遙遠的他鄉

公元1697年,倉央嘉措15歲,不得已踏上了那條不歸路,封為六世達賴喇嘛,他的一生,注定要鎖在佛門內,是宿命,還未好好報答母親,還未對心愛的女子說過我愛你,年僅15歲的倉央嘉措,只能割舍自己的情感,帶著自己的詩,到那個未知的遠方。

或許,正是因為他太愛詩了,這注定他的佛緣,紅塵幔帳。

圣潔的禁果

倉央嘉措成為了六世達賴喇嘛,可關于他和仁增旺姆的流言,卻開始散播,信仰佛教的世人,怎么能容忍自己的活佛依戀紅塵。為了斷絕流言,為了維護自己心愛的人,仁增旺姆愿意犧牲自己,嫁給一個自己并不愛的人。

或許,愛情在任增旺姆的心中,一直在,她的淚,她的心,早已穿越了一切空間上的阻礙,隨著倉央嘉措去到了遙遠的他鄉,所以她不懼犧牲自己。為愛犧牲,是最不悔的癡情。

不久之后,仁增旺姆嫁人的消息傳進了倉央嘉措的耳中,他陷入了孤寂,他恨自己,更恨這佛門,硬是了結了一段情緣,了結了兩個人的幸福。他用自己的淚,用自己的恨,寫下了那篇又恨、又愛,又戀、又悔的《十誡詩》: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憶

第五最好不相愛,如此便可不相棄

第六最好不相對,如此便可不相會

第七最好不相誤,如此便可不相負

第八最好不相許,如此便可不相續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有緣無分,比沒有緣分更可悲,沒有緣分,那么此生不會相見,更不會相戀,也絕不會有那種斷腸的情思。可一旦相遇,種下情根,卻又因無分而面臨分別,情根無法開花,那將是撕心裂肺的疼痛,這首《十誡詩》更是倉央嘉措的血和淚。

他開始叛逆,他開始厭倦,他不明白,為何身為活佛的自己,能夠做到普度眾生,卻永遠無法將心托付于一人呢?

住進布達拉宮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薩街頭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

縱使是雪域最大的王又如何?倉央嘉措不屑如此虛位,他要的是塵世的幸福。他走了,悄悄地離開,改頭換面,流浪于拉薩街頭,與無數青年男女,一起狂歡,一起感受紅塵的喜悅。

也正是這次流浪,她來了,達娃卓瑪,她似乎就像在神的指引下,出現在了倉央嘉措的身邊,倉央嘉措再次碰上了愛情,那個世間最圣潔的東西,于他卻是一顆禁果。

心中愛慕的人兒

若能夠百年偕老

不亞于從大海里面

采來了奇珍異寶

這一次,他下定了決心,要拉著達娃卓瑪的手,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可對于身為活佛的他,哪有那么容易?桑杰嘉措不久便找回了流浪于拉薩街頭的倉央嘉措,并且略有耳聞他與達娃卓瑪間的愛情,于是便把倉央嘉措關在布達拉宮內,讓他潛心修佛,了卻塵緣。

可是,倉央嘉措終究是心系紅塵,他做不到,他反而寫下了那篇最美的情詩。

那一天,我閉目在經殿香霧中,

驀然聽見你誦經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轉經筒

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長頭匍匐在山路,

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我轉山轉水轉佛塔啊,

不為修來生,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是怎樣的深情,才能熔鑄成這動人的文字,是怎樣的癡情,才能鐫刻出這刻骨銘心的詞句。達娃卓瑪,她暈開了倉央嘉措的筆墨,抹去了他眼角的傷悲,給他帶來了無限的愛戀。

為了這份愛,倉央嘉措依然想到了辦法,每晚他都會偷偷溜出布達拉宮,在月下與達娃卓瑪幽會。

可是,如果倉央嘉措只是一個為愛癡狂,為了愛情拋下一切,而拉上達娃卓瑪私奔的男人的話,那他就不會是那一團受人敬仰的迷霧。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這是他心中最大的愿望,他想不負如來,成為眾人信仰的活佛,也想不負達娃卓瑪的相思,所以他沒有成為被愛蒙蔽了眼睛的莽夫。

因為在他的骨子里,依然流淌著佛的鮮血,六世達賴喇嘛不只是個名號,更是責任,佛與愛,在他的眼中有著一樣的高度,都是人之信仰,既為信仰,便不可被褻瀆。

這是我最愛倉央嘉措的一點,佛門與紅塵,他分得很清楚,不會因為小小的情愛,而妄圖丟掉了更大的責任。因為愛是圣潔的,不應是傷害其他信仰的工具。

可“不負如來不負卿”談何容易?倉央嘉措的幽會,讓他卷入了萬劫不復的政治漩渦。

斗爭的漩渦

西藏的拉藏汗,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自然視當時的最高官員桑杰嘉措和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為眼中釘。

為了消滅他們,他怎肯放過倉央嘉措幽會事件。為了避免不良影響,桑杰嘉措下定決心摧毀達娃卓瑪。兩個純凈的人,就因為權力斗爭,從此隔上了一道墻。那道墻,叫做生死。

倉央嘉措悲傷,憤懣,再次陷入孤寂,可他已無計可施,因為更大的黑暗還在后頭。

公元1705年,桑杰嘉措和拉藏汗之間發生了一次軍事沖突。桑杰嘉措妄圖用下毒的伎倆消滅拉藏汗,可拉藏汗這樣奸詐的人,怎會識不破呢?拉藏汗集結軍隊,殺了桑杰嘉措一個回馬刀,讓桑杰嘉措措手不及。桑杰嘉措被俘,不久死于獄中。

拉藏汗乘勝追擊,用幽會一事上奏康熙帝,廢掉這個“假達賴”。

在我的心里,康熙是欣賞是羨慕倉央嘉措的,因為他和自己一樣,都是身居高位,都是眾人的信仰,可倉央嘉措卻能在自己的紅塵中,活出瀟灑,康熙肯定在他身上,窺見了自己夢中的模樣。

如果可以,他定不會殺他,可他終究是天子,要為大局而考慮,為了安定拉藏汗,康熙只得命令押解倉央嘉措進京。

公元1706年,倉央嘉措踏上了進京的囚路,途經青海。

除了那片最靠近天堂的凈土,或許倉央嘉措最愛的地方,便是那片青海湖。

青海湖不遠

湖畔一捆捆蜂箱

使我顯得凄凄迷人

青草開滿鮮花

青海湖上

我的孤獨如天堂的馬匹

因此,天堂的馬匹不遠

他是活佛,似乎能洞見自己的死亡,于是他便選擇了這片純凈蒼翠之胡,結束自己的緣路。

公元1706年,倉央嘉措,于青海湖畔病逝,享年二十四歲。

關于倉央嘉措的死,正史記載是享年二十四歲,可還有眾多野史記錄了他二十四歲之后的傳說,因為他是一個謎一樣的存在,那樣吸引著眾人,去勾勒他的未來。

我心中的倉央嘉措,在二十四歲時,已魂歸天堂。他是活佛,也是紅塵中的一粒情愫,我不希望他入了那座充滿泥沼的紫禁城,不希望他再次卷入政治的漩渦。也許他能脫離虎口,而后游山玩水,但這也不是我最希望的。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一草一天堂,一葉一如來。”最圣潔的愛情,最單純的佛心,最完美的倉央嘉措,更適合于天堂。這位與眾不同的活佛,會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因為,他的紅塵是那么不凡,他的情詩,是那么動人。

倉央嘉措:我信緣,不信佛。緣信佛,不信我。

作者:顰玉,本文經作者授權發布。

贊賞 共11人贊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原】倉央嘉措:流浪在拉薩街頭的世間最美情郎》由網友少讀紅樓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

www.80133777.buzz false 互聯網 http://www.80133777.buzz/view/socangkugm/mgdd/dz/dgkbglWSNlkdgjjssb.html report 15500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