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原】雪夜的溫暖(散文)

來源:用戶 羅寧若塵 收藏 編輯:張曉華


   天空像蒙上一層淡灰色的薄紗,干冷無風;傍晚,天色漸暗,毫無征兆地下起了雪。
   鵝毛般的雪花,在黑色的夜幕中漫天飛舞,輕盈地旋轉、飄逸;近處的霓虹燈,閃爍著柔和的七彩,在雪花飛舞的時刻,顯得格外的溫柔多情;街頭的行人,身著各種顏色的羽絨服,穿梭在白朦朧的大街小巷;火鍋店的許多食客站起來,欣喜地隔著玻璃望向室外,窗外的雪花,吸引食客的目光,似乎比美食更具誘惑力。此時,我正與全體同事在火鍋店聚餐。
   長方形餐桌上,擺著兩個火爐,剛加進去的木炭,逐漸燃旺,黑色的炭塊,燃起紅色的邊框,像鑲紅邊的黑寶石,典雅華貴。我們十員大將,手持工具,耐心等待服務生端上美食菜品。聚會,為過去的一年,我們舉杯同慶。工作中,齊心協力,有條不紊地應對緊急狀況、處理突發狀況;生活中,我們親如兄弟姐妹,相互扶持、攜手同行。
   “來來來,同事們舉杯,甜酒沖蛋,天天向上。”
   “今晚吃了火鍋羊肉,明年富得流油。”
   “魚頭你來吃,科室好不好,就看你這龍頭棒不棒!”
   “你來吃魚尾,方向正確都靠你。”
   “你吃魚肚皮,你是科室主要的動力。”
   “吃到你放的粉絲,我就是你的粉絲了。”
   “玉花飛半夜,翠浪舞明年。”室外,雪花還在飛舞,參與慶祝過去的一年已圓滿;翠綠的新希望,預示豐收的明年。紅紅的爐火,溫暖又明亮,最具凝聚力;眾人圍在爐火旁談笑風生、品嘗美味,有著春的溫暖;時而張開雙手,遠遠伸向烤爐的火光處,捂著溫暖;時而目光投向火爐,眼神熠熠閃亮。火鍋店,擁擠爆滿,香氣撲鼻。
   
   二
   吃過火鍋,溫暖從心底而生,唇齒留香,走向停車場。
   夜空的色調,呈多元的變化,天空,鵝毛爭先恐后地擁擠著,推推搡搡、亂成一團;街頭上,人們用五彩繽紛的流行色,穿梭在白色的紛亂中;張開手臂,掌心向上,像一只只花蝴蝶,在下雪夜晚盤旋;尖叫聲、嘻笑聲、拍攝聲、雪花撲簌簌的聲音,成了今晚的主旋律。
   “萬象曉一色,皓然天地中。”世界之大,大到雪域無疆;夜空下的一切景物,都被粉飾,清一色的玉宇瓊樓。我戴著羽絨服的帽,低著頭,急促地在黑夜前行。雪地上,有一串串足跡,延伸向遠方。“世界不只是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遠方有我嗎?有我寫下的詩嗎?風沉默不語,笑瞇瞇地透過紛紛飄揚的雪花,柔柔地看著我;車輪輾過雪地,顯露著深深的痕印,像是向雪表白:“你的世界,我曾來過!”
   雪花極力想要挽留,急沖沖地撲向車輪,卻沒能留下車輪前進的腳步,它不露聲色,把碾痕悄悄地掩藏。于是,分辯不清,這腳印,到底是從遠處來的、還是從身旁過去的?就如我寫文,只沿自己選好的方向,一路前行,無懼風雪。
   車上已覆蓋厚厚的積雪,這才想起同事們,在火鍋店裝了一瓶溫水,而我卻未曾準備。黑色的車換上銀裝,像一位頂著潔白的婚紗的新娘,欲語還休,美得安詳端莊。拿出手機拍攝,留下這珍貴的畫面,仿佛是自己的女兒,全方位地欣賞,唯恐遺漏。手輕輕拂去車窗玻璃上的雪花,輕柔蓬松的白色小花瓣,紛紛滑落,乖巧伶俐,善解人意,遠沒有他人想像中堅冰一樣頑固。
   開車門把手上,結上一層薄冰,手觸及之處,冰涼濕滑。“吱嘎”一聲,扯開車門,薄冰碎落。上車預熱后,在紛紛擾擾雪花的縫隙中穿行,光滑的路面,失去摩擦力,只覺得,方向盤比平時更輕,失去掌控方向的力量。我放慢速度、輕握方向盤,低擋均勻前行。人生如此,當進入寒冬,掌控不了方向,不如放慢節奏,蓄積能量;等待溫暖的種子,在冬季孕育生機,春的一聲令下,就粉墨登場。“冬天來了,春天不會遠了!”
   
   三
   終于,在風雪交加的夜晚,回到校內停車場。白茫茫的一片,停車位的標志線,已經被雪藏。燈車的光,被反射出一片刺眼的光。失去地面標志線,就用停車場的香樟樹作參照倒車。
   “嘀嘀嘀、嘀嘀嘀。”倒車雷達一直發出報警的聲音。
   看左右反光鏡,看倒車雷達和后視鏡,一切都安全,可報警器一直在響。我下車左右察看,確認周圍無障礙物。
   “奇怪了,報警器為什么會弄虛作假,不停地警報?”我心里想。
   看著報警器的眼睛,它什么也不肯說。再摸摸車身外的幾個鏡頭,竟然結了厚厚的冰花。原來就是這看似透亮的結冰,蒙閉了車的眼睛、擾亂了雷達的心思,出現錯誤的信號。我證實自己的判斷后,繼續倒車。
   “撲嗤、撲嗤、撲嗤。”靴子在雪地上,踩出音樂的節奏。
   雪,激情飛揚,夜的黑,絲毫影響不了雪花的快樂,它飄逸出優美的舞姿;露燈,頭頂著潔白的頭紗,平靜慈祥地迎接我的歸來;桂花樹,青幽幽的葉片,憐香惜玉地托著雪花,像千萬個吐花的棉蕾;花壇里的麥冬草,安靜地睡著了,身上蓋著厚厚的雪白的被子。
   “有梅無雪不精神,有雪無詩俗了人。”今夜,呈現玉樹瓊枝之美景,無梅而下雪。“心中有梅雪自香。”有雪的夜晚,俗人無詩的我,用文記下這缺憾的美。雪,義無反顧、風雪無阻,哪怕最后摔得粉身碎骨,也舞出生命優雅的風度。
   
   四
   雪夜的寒冷,讓我加快腳步。遠處窗口,有一盞燈亮著,從清冷中透出溫暖。我知道,那盞燈是為我而亮。
   “噔噔、噔噔、噔噔……”我急速上樓,歸心似箭。
   剛到門口停下,準備掏鑰匙。
   “閏兒,回來了!”父親已把門打開。
   “老爸,您今晚怎么還沒睡?”看著有早睡習慣的父親,我驚訝地問道。
   “我正走到門口,你就剛好回來,真巧!”父親說。
   “你爸在等你回來,他能聽出你上樓的腳步聲。”母親坐在沙發上,笑著指向父親,“我去開門,你爸不讓我起身,爭著給你開門。”
   “故意說是剛好,其實他早有準備。”母親繼續揭發。
   家里,燈光亮膛,沒有室外的風雪,溫馨而暖和。望著家里的這二寶(二老),我笑笑低頭換下靴子,父親跟在身旁,看著我的一舉一動,伸手來接過手中的背包。
   “算了,不用接了。”看父親笑成一朵蒼老菊花,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說。
   父親抿著只留幾個門牙的嘴巴,什么也沒回答。只是把我拿包的幾個手指頭,輕輕撫直,接過背包,微笑的臉上,流露出十分滿意的成就感。
   父親溫暖的手,撫直我緊扣背包的手指、撫平掌心的紋路、融化了我手背上的雪花。

贊賞 共11人贊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原】雪夜的溫暖(散文)》由網友羅寧若塵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

www.80133777.buzz false 互聯網 http://www.80133777.buzz/view/socangkugm/mgdd/dz/clbkjslgWSNlkdgcckbb.html report 4758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