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原】薛蟠見了林黛玉,為什么會酥倒?

來源:用戶 少讀紅樓 收藏 編輯:楊美麗

紅樓夢里第二十五回,寶玉鳳姐突然遭魔魘,眾人慌作一團,有個人比眾人更忙亂,這個人就是呆霸王薛蟠,也是薛蟠的這段忙亂,曹公筆法忽然一轉,將他跟林黛玉扯上了關系。

原文:別人慌張自不必講,獨有薛蟠更比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媽被人擠倒,又恐薛寶釵被人瞧見,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賈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見了林黛玉風流婉轉,已酥倒在那里。

相信很多人讀到這里,都有些不解,曹公為什么安排那么粗俗不堪的呆霸王來唐突我們的林妹妹呢?曹公寫薛蟠見了林黛玉的風流婉轉,就酥倒了,用意何在?

甲戌本在這段話后有兩條脂批,似乎給出了答案。甲戌側批:忙到容針不能。此似唐突顰兒,卻是寫情字萬不能禁止者,又可知顰兒之豐神若仙子也。甲戌雙行夾批:忙中寫閑,真大手眼,大章法。

脂批用詞非常簡練,幾句話把很多內情都交代了,根據這兩條脂批,加上我自己的理解,我總結了出了大致五個方面的原因。

第一個是林黛玉的美。脂批說“顰兒之豐神若仙子”,一句話足以形容黛玉的風流婉轉,而黛玉前世本也是絳珠仙子轉世。關于黛玉容貌豐韻的描寫,在她初進榮國府時,寫的很詳細。

她在眾人眼中是“眾人見黛玉年貌雖小,其舉止言談不俗,身體面龐雖怯弱不勝,卻有一段自然的風流態度。”這段眾人眼中對黛玉形容的描寫,甲戌本接連有三條脂批,甲戌側批:寫美人是如此筆仗,看官怎得不叫絕稱賞!甲戌側批:為黛玉寫照。眾人目中,只此一句足矣。甲戌眉批:從眾人目中寫黛玉。草胎卉質,豈能勝物耶?想其衣裙皆不得不勉強支持者也。

從賈府眾人眼中,從脂硯齋忍不住的接連贊賞中,我們已經可以想象林黛玉的容貌神韻了,而這還不夠,接著曹公又說了她在王熙鳳眼中的形容,王熙鳳因笑道:“天下真有這樣標致的人物,我今兒才算見了!”這句話后有一條甲戌本眉批:“真有這樣標致人物”出自鳳口,黛玉豐姿可知。

這些對黛玉容貌豐姿的描寫,已經足夠表現黛玉的風流婉轉和驚世美貌了,但寶黛還未見面,怎能就這么結束?最令人大開眼界的,是黛玉在寶玉眼中的形容,那就更是美的令人驚艷世間少有的了。

原文:寶玉早已看見多了一個姊妹……細看形容,與眾各別: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露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這段寶玉眼中寫來的黛玉,可以說把林黛玉的美寫的淋漓盡致。

賈府眾人、王熙鳳、賈寶玉都對黛玉的容貌豐姿贊不絕口,更何況是一個不學無術,只知道斗雞走馬的呆霸王薛蟠?她一不小心看到了黛玉的美,不覺瞬間就把他過去所見到的所有女子的美全部都給比了下去,他自然是瞬間酥倒。

第二個是薛蟠的貪婪。薛蟠跟薛寶釵雖然是親兄妹,但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寶釵才貌跟黛玉平分秋色,但薛蟠卻是個十足的紈绔子弟,“五歲上就性情奢侈,言語傲慢。雖也上過學,不過略識幾字,終日惟有斗雞走馬,游山玩水而已。”

這樣一個俗不可耐的人物,在情這一方面,卻是異常貪婪的,他男女通吃,既在賈府私塾到處結交契弟,如香憐、玉愛、金榮等人,又為了爭奪香菱打死馮淵,后來還為了把香菱收到屋里,求了薛姨媽很長的時間。賈璉說到香菱時,這么評價薛蟠:那薛大傻子真玷辱了他。

薛蟠的貪得無厭在于他并沒有因此滿足,因為他是個喜新厭舊的主兒,原文說:偏那薛蟠本是浮萍心性,今日愛東,明日愛西,近來又有了新朋友,把香、玉二人丟開一邊。就連金榮亦是當日的好朋友,自有了香、玉二人,便棄了金榮。近日連香、玉亦已見棄。后來他看上了票友柳湘蓮,結果被胖揍了一頓,也是罪有應得。

王熙鳳說到香菱命運時也說:那薛老大也是‘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這一年來的光景,他為要香菱不能到手,和姨媽打了多少饑荒。……故此擺酒請客的費事,明堂正道的與他作了妾。過了沒半月,也看的馬棚風一般了,我倒心里可惜了的。

由此可見,薛蟠是個新鮮勁兒一過,就丟過不管的公子哥兒,喜新厭舊,貪得無厭,管你長得再好,十天半個月,膩味了就丟開了,然后繼續尋花問柳。不巧這日來看寶玉,結果一眼看到了從未見過的黛玉,這個貪婪成性的呆霸王,如何禁得住豐神若仙子的林黛玉的光芒?

第三個是男女之大防。在古代,男女之間授受不親,除了小時候可以一起玩耍,沒有性別的概念,但稍大一點的時候就要分開。很多大戶人家的小姐在出嫁之前,除了自家人或族中長輩,幾乎是見不到任何男性的,更不要說同齡或同輩的異性,在特別尚禮的賈府,表現的尤其明顯。

比如黛玉進賈府時,先是轎夫門抬著轎子,然后是小廝,等到小廝們全部退出之后,黛玉才在婆子們的攙扶下下轎;太醫給賈母診病,女眷們都要躲在屏風后面;就是劉姥姥這樣的村婦,一進榮府時,聽到賈蓉來了,都要躲起來的,可見禮之大防。寶玉因為自幼在女兒堆里長大,所以他是個例外。

賈府中的小廝,也多半只在二門外伺候,根本不可能進到里面,更不可能見到這些主子小姐,即使不小心碰到了,也得早早地躲開或藏起來。賈璉的小廝興兒跟尤二姐演說賈府眾人的時候,尤二姐笑道:“你們大家規矩,雖然你們小孩子進的去,然遇見小姐們,原該遠遠藏開。”興兒搖手道:“不是,不是。那正經大禮,自然遠遠的藏開,自不必說。”

說這么多,就是為了證明一句話:薛蟠和林黛玉,在此前從未碰到過。薛蟠雖然從未見過林黛玉,但應該聽說過,甚至還不止一次,心里對黛玉有基本的概念和印象,等到因為眾人忙亂,黛玉來不及躲閃時,就便宜了早尋尋覓覓的呆霸王了。

第四個是伏脈千里。我曾在之前的拙作中有過分析,薛蟠正是因為這一次偶然間看到林黛玉的風流婉轉,之后應該就記在了心里,并找機會跟自己的母親薛姨媽說了,且可能纏著薛姨媽去求向賈母求親。

以呆霸王的秉性,他能因為香菱打死人,為了得到香菱每天跟薛姨媽打饑荒,他同樣會因為看到了林黛玉的風流婉轉而酥倒,去求薛姨媽想辦法,要求娶林黛玉。曹公這里看似忙中偷閑的一筆,實際上卻正是“大手眼,大章法”,是為后文留地步。

這件事前八十回里,并沒有明寫,但通過薛姨媽和薛寶釵之口做了交代,原文第五十七回,薛姨媽、寶釵去看病中的黛玉,黛玉要認薛姨媽做娘,寶釵攔著不讓認,然后說出了原因。寶釵笑道:“非也。我哥哥已經相準了,只等來家就下定了,也不必提出人來,我方才說你認不得娘,你細想去。”又說“真個的,媽明兒和老太太求了他作媳婦,豈不比外頭尋的好?”

寶釵這話再明顯不過,我們由此可以推斷,薛蟠應該私下就求娶黛玉一事廝纏過薛姨媽,薛姨媽沒主意,而后又把這件事過給了寶釵,于是寶釵知道了哥哥對黛玉的心思,因此才有這么一個玩笑,不然寶釵不可能如此唐突黛玉。薛姨媽接下來的回答,算是給這件事畫了一個句號。

薛姨媽向寶釵道:“連邢女兒我還怕你哥哥糟踏了他,所以給你兄弟說了。別說這孩子,我也斷不肯給他。”也就是說,薛姨媽在與寶釵商量之后,直接拒絕了為兒子向賈母求親娶黛玉的念頭,因為以寶釵對黛玉的了解,這是不可能的。這層意思,都是從薛姨媽母女對黛玉的玩笑中推導出來的。

第五個是大旨談情。紅樓夢一開篇,就交代了本書的主旨:大旨談情。這個情包羅萬象,既有男女之情,也有家族親情,朋友間的義氣友情,更有無情,冷情,絕情,癡情,動情,柔情,深情,多情,忘情,和無限悲情,這些在紅樓夢里幾乎都寫到了。

薛蟠見林黛玉風流婉轉就酥倒,也是一種情,忘情,動情,是不由己所控制的一種情,所以脂批說“是寫情字萬不能禁止者。”即便如薛蟠這樣的呆霸王,他也有喜怒哀樂,也有歡樂悲愁,這都是一種情。

情的確是世間最難控制,也是最難擺脫的一種不明物質,你愛一個人,恨一個人,都是一種情,你記住一個人,忘掉一個人,也是一種情,這種情有時默默生發,有時是忽然噴薄,有的日久生情,有的一見鐘情,一旦產生,就很難超脫,所以《牡丹亭》里說: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雖然薛蟠沒有這么高雅的情,但他見黛玉風流婉轉就酥倒在那里,也是世俗常見之情,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的自然生發之情,與寶玉一見了女兒就喜歡,一見了男子就覺得濁臭逼人的情,其實是一個道理。

↓蘋果手機專用贊賞通道,長按贊賞↓

贊賞 共11人贊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原】薛蟠見了林黛玉,為什么會酥倒?》由網友少讀紅樓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

www.80133777.buzz false 互聯網 http://www.80133777.buzz/view/socangkugm/mgdd/dc/dgkbglWSNlkdglzmdc.html report 11417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