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日本教育的“魔鬼”細節:為什么父母最好的愛,是給孩子輕輕一推?

來源:用戶 長沙j喜 收藏 編輯:楊美麗
人都是被生活推著長大的。

但值得慶幸的是,在長大前,上天給每個人,都派來了守護神。

韓劇《請回答1988》里有句臺詞說:“因為上帝無法守護在每個人身邊,所以創造了媽媽。”

不過,這份守護,是有期限的。父母和孩子,從相遇那一刻起,就注定分離。

在鄰國日本,有一檔火了29年的綜藝《初遣》,拍攝的主題就很特別:記錄父母對孩子的第一次放手。

記得有位父親,看著第一次跑腿、哭成淚人兒的3歲女兒,盡管滿臉寫著舍不得,可手里的動作,卻是輕輕把孩子往前一推,跟她說:“你可以的,爸爸在這等你回來哦。”


其實認真想想,從上幼兒園的第一天,再到長大工作,我們和父母的每次別離,何嘗不是在重復這個過程。

說到底,大部分家庭是幸運的,因為父母能有幾十年的時間,看著孩子長大。

可如果時間壓縮到只有幾年,那家長能教給孩子最寶貴的教育,又會是什么呢?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這本書,對這個問題就給出了特別的答案:《會做飯的孩子走到哪里都能活下去》


這是一個特殊的故事——有位很特別的母親,用她獨特的教育,培養出了一個另類的孩子,卻意外感動了500萬人。

但在這個不同尋常故事的背后,我卻看到了無數平凡父母的身影。
01.
“豁出命生下來吧!

自從5歲生日過后,日本小女孩安武花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準備滿滿一桌早飯。她不但能做飯,曬衣服、疊衣服、刷澡盆、打掃等家務,也是樣樣精通。

比起其他喜歡蛋糕和餅干的同齡孩子,阿花喜歡的零食,有點過分養生——她愛吃炒熟的大豆和烤魚干。

別看如今的阿花懂事惹人愛,但當初,她險些沒能來到這個世界。

阿花的媽媽千惠,是個有著特殊人生經歷的女性。

千惠在25歲生日被求婚,訂婚后不到半年,卻被確診有惡性乳腺癌,為了活下去,只能進行左乳切除手術,而且還接受了會導致不孕不育的荷爾蒙治療。

醫生原本已經判斷,千惠可能終身沒有孩子,但命運卻給她開了個玩笑。有一天她突然發現,自己懷孕了。


看到B超上,7周大胎兒的小手小腳,還有咚咚咚的心跳聲,千惠哭了。

不過,這并不是喜悅的淚水。

一旦決定繼續妊娠,卵巢分泌的女性荷爾蒙,極可能導致乳腺癌復發。所以,千惠左右為難,顧慮重重:萬一乳腺癌復發了怎么辦?如果抗癌藥對孩子有影響,造成了后遺癥又該怎么辦?

好不容易撿了一條命,要自己活下來,還是把這個權利,讓給沒出生的孩子?面對這個世上最難回答的問題,千惠猶豫了。

特別是看到身旁這個不離不棄,比誰都想要孩子的丈夫信吾,想要流產的想法,一直盤旋在千惠腦里,卻始終說不出口。


這時候主治醫生的一番話,讓千惠動搖了:

“和你一樣的病人,好多想生還生不了呢!懷孕本身就是個奇跡。會不會復發誰也不知道。有可能會,也有可能不會。懷孕就已經很神奇了,那么生下來怎么樣?”

但關鍵時刻,送上臨門一腳的,還是父親說的那句話:“豁出命生下來吧!”

就像快溺水身亡的人,突然呼吸到氧氣。千惠決定了,橫豎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么,那就拼了命,把寶寶生出來吧。

于是,在發現惡性乳腺癌兩年半后,奇跡般生還的千惠,迎來了一個更奇跡般的小生命:阿花。她豁出命生下的女兒。

看到趴在妻子僅剩的右側乳房上吃奶的孩子,信吾止不住眼淚。

因為只有右側乳房能喂奶,手術后遺癥導致左手使不上勁的阿花,每次都坐著,右手抱著女兒喂奶,母女互相凝視著彼此。


每次孩子一哭,只要聽到媽媽哼起搖籃曲,立馬就止住了哭聲,“睡吧睡吧,媽媽給你唱首搖籃曲。”

曾經那個為了保命,想放棄的孩子,如今卻成了千惠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她整天都抱著女兒和她說話。

“信吾,寶寶真可愛啊!為了寶寶,我什么都可以做。把阿花生下來這是太好了!”

仿佛是為了印證這句話,在千惠往后無數次和死神的搏斗中,女兒成了她最大的動力。

02.
“會做飯的孩子走到哪里都能活下去”

在好幾次跟死神交鋒,搶回生命后,千惠開始想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如果很快就要離開這個世界,那我最想給孩子留下的,究竟是什么?

不是鈔票、房子和車。千惠認為,年幼女兒最需要的,是離開了媽媽之后,自己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的方法。

于是在生病之前,從來都是吃速食食品的千惠夫婦,做了一個很特別的決定:我要教會孩子什么是生活。

為此,千惠夫婦找到了一家很特別的幼兒園——高保幼兒園:

在這里,每個孩子都要學習一項很特別的功課,不是奧數外語小提琴,而是學習如何制作味噌。


對日本國民而言,味噌,就像豆腐對中國人一樣,是一個非常尋常又健康的食材。

在高溫潮濕的日本,用黃豆作為原材料,配合當地特殊霉制作出的味噌,富含氨基酸和食物纖維,對身體很好,味噌湯也一直被視作日本的“國湯”。

不但每天喝的味噌湯,用的是自己親手制作、不添加防腐劑的味噌,千惠夫婦還租賃了一塊閑置的農田,每天下班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接娃一起去插秧、鋤草、收割,干農活,就連餐桌上的主食,都換成了自家種出來的糙米。

不但吃的都是有機食材,千惠還認為,就像人類從頭到尾沒有一個零件是多余的,每個食材也沒有多余的東西。

所以她們家的餐桌,也非常特別,糧食不精加工,蔬菜不削皮,根菜不丟葉,非常粗糙又很健康。

吃這樣飯長大的阿花,和別的孩子也格外不一樣。比起魚和肉,阿花更喜歡吃有助消化的納豆,平時都離不開糙米飯,身體基本沒生過病。

但這樣平靜的日子沒過多久,就被一張診斷書宣告終止:

千惠的癌細胞再度復發,而且已經擴散到了肝臟、肺部和骨頭上。而且醫生說,照這樣發展,三個月后肝臟就會幾乎布滿腫瘤,必須使用抗癌藥。


害怕時間不多的千惠,決定要盡快把必備的生存技能教給孩子。

于是在阿花四歲的時候,她收到了父母送的特殊生日禮物:一條圍裙。

話都說不全的阿花,在媽媽的指導下,逐漸學會了曬衣服、疊衣服、刷澡盆、擺放鞋子、打掃……

但最危險同時也是最重要的家務——做飯,千惠直到孩子五歲,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差后,她才硬著頭皮開始教。

看著這么小的孩子到廚房,相信不管哪個媽媽,內心都是害怕的,千惠也不例外,她在博客上記錄道:“第一次看小花用刀的樣子,相當嚇人。”

盡管非常擔心,但千惠忍住了伸手把刀搶走的沖動,而是耐心叮囑道:“阿花,不拿菜刀的那只手,要像貓爪子那樣收起來哦。手指伸出來很危險喲。”


在她的耐心教導下,剛滿5歲的女兒,開始慢慢學習,怎么制作一碗最簡單的味噌湯:

小花先是舉起刀,慢慢切放在自己小手掌上的豆腐,隨后再踩著腳凳,切好砧板上的蔬菜,把蘿卜和生姜擦成絲,最后再學習用火,自己放味噌,不斷攪拌嘗試味道。

在這個過程中,即使阿花做錯了,千惠也不會批評她,而是耐心讓她重復做幾遍,直到她學會這道有媽媽味道的“國湯”。

這碗樸素的味噌湯里,包含著千惠不能陪伴女兒的愧疚和期望,她在博客上這樣寫道:

“只要身體健康,能夠自食其力,將來無論走到哪里、做什么,都能活下去。”


慢慢走到生命盡頭的千惠,早就把女兒視為自己活下去的動力。

在博客里,她還回想起當初得知懷孕消息時,父親說的話:“你死了無所謂,把孩子生下來再說!”

盡管當時在心里埋怨父親,但后來千惠才了解到父親的良苦用心,就是想讓這個新生命,再用力推女兒一把。

也正因為如此,在后續治療中不管有多疼,千惠腦海里只有一個想法:“為了女兒,無論如何我都得活下去。”

父親與千惠,千惠與阿花,那些沒說出口的愛,都在血濃于水的親情紐帶里流動,在日復一日的相處中,默默守護對方,成為彼此最堅強的后盾。

但只可惜,無情的時間,從不等任何人……

03.
父母教給孩子最重要的一課

在母親逝世前,阿花早已變成了一個小大人。

小女孩每天揉著媽媽的腰,鼓勵千惠:“媽媽,還疼嗎?要加油哦!”

看到媽媽種的盆栽西紅柿變紅了,她第一次時間摘下給千惠看:“媽媽,你好厲害啊!你看看,全都紅了哦。”

盡管年紀這么小,但這個天真的小女孩,卻又出人意料地成熟。

某天,信吾送阿花去保育園的途中問她:“阿花,你覺得媽媽的病能治好嗎?”原本期待孩子能說:“媽媽一定會好的呀!沒關系的!”

但沒想到,阿花的回復卻是:“這次可能不行了吧。”

別看孩子小,有時候他們什么都知道。


沒多久,千惠不幸離開了人世。看著陷入痛苦,無法自拔的父親,又是阿花第一個站了出來:

這么小的孩子,每天把豆腐,放在小手掌上慢慢切好,打開煤氣,把豆腐放進盛著鰹魚湯的鍋里,給悲傷難過的父親做飯。

除此之外,打掃浴室、擺放玄關的鞋子、疊衣服……這些媽媽在逝世前,教會她的家務,阿花每天一件不落地做著,甚至還哄父親:“爸爸,你工作很努力的嘛,阿花給你準備了啤酒哦。”

即使在身邊的大人們,問媽媽逝世的感受時,這個小大人也會堅強地回答:“不孤單啊,有爸爸在,沒關系的。”

只有在睡前,給媽媽祭壇燃香時,阿花才會像個孩子一樣哭出聲:“媽媽真可憐。媽媽為什么死了,為什么不要阿花了?媽媽,媽媽!”

相信千惠在天之靈,也應該很欣慰,這么小的女兒,在最難的時候,居然能成為父親的精神支柱。


有一天,父親在垃圾箱里,發現一盒剛開的香煙,詢問阿花后,發現真的是被她扔掉的:

“媽媽不是說過嘛,吸煙會得癌癥的。你不是答應媽媽不抽煙了嗎?爸爸要是得癌癥死了,那就剩阿花一個人了。爸爸把阿花一個人丟下也不要緊嗎?”

看著痛哭的小女兒,信吾終于也振作了起來,決心照顧好這個孩子。

因為答應了媽媽每天都要做早飯,在千惠逝世后,阿花每天雷打不動,早上六點起來做味噌湯,盡管偶爾也會偷個懶,但依舊很努力做家務。

“媽媽說,吃了米飯和醬湯就會有精神。阿花和媽媽拉過鉤的哦,我會每天都做的!”


心理學家西爾維亞說過:“這世上所有的愛都以聚合為目的,只有一種愛指向分離,那就是父母對孩子的愛。”

父母和孩子的緣分,或許就像龍應臺在《目送》里寫的那樣: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那在這個過程中,父母能留給孩子最寶貴的教育,究竟是什么呢?

教育家陶行知曾經說過:生活即教育。

在巨大的社會壓力下,很多人埋頭扎進學習和工作的苦海里,卻忘了生活本身,也是一門需要認真學習的人生功課。

反觀鄰國日本,在這方面,確實有值得學習的地方。就像綜藝《初遣》,以及故事里的媽媽千惠所做的那樣:

父母能做的,或許就是在孩子飛速成長前,擋在社會前面,言傳身教,告訴他們怎樣愛護自己,好好生活,然后在最關鍵的時刻,輕輕一推,目送孩子漸行漸遠。

愛需要智慧,放手更需要智慧。

父母給孩子最好的疼愛,就是學會把手放開。

贊賞 共11人贊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日本教育的“魔鬼”細節:為什么父母最好的愛,是給孩子輕輕一推?》由網友長沙j喜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

www.80133777.buzz false 互聯網 http://www.80133777.buzz/view/socangkugm/mdmj/mm/zsdzWSNllbcdgckl.html report 13411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