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紅樓夢》里,情商高的那個是林黛玉

來源:用戶 lindankkkj 收藏 編輯:張曉華
閆紅

導讀

黛玉是有情緒也有情思的,有勃發有對抗也有處理,因此汪洋恣肆異彩紛呈,也才見真正的情商。

(一)

眼下情商成了一個高頻詞,機場和高鐵的書店里,打眼處要是不擺幾本關于情商的書,都對不住搵食路上仍不忘進取的旅客們。各種微課也少不得以情商二字招徠聽眾,我自己的微課宣傳語上有沒有?我沒注意,相信編輯大人們不會放棄這個噱頭。

當然,但凡一樣東西炙手可熱,攀附者有之,抨擊者也必有之,前天就看到一篇公號文,說情商高不如能力高,情商高的人太圓滑,喜歡打圓場,反倒阻礙工作推進,影響工作效率……

無論哪種說法,是不是對情商都存在誤解?情商叫做情緒智力,是一種自我察覺和管理的能力,哈佛大學心理學博士丹尼爾·戈爾曼認為,情商主要包括五個方面:(1)了解自我;(2)自我管理;(3)自我激勵;(4)識別他人的情緒;(5)處理人際關系。

這五點讓我不由分說地想起一個人,《紅樓夢》里的林黛玉,在才情之外,我終于可以再給她貼個標簽了,叫做情商高。

電視劇《紅樓夢》中的林黛玉電視劇《紅樓夢》中的林黛玉

這樣說似乎有嘩眾取寵之嫌,向來公認寶釵才是大觀園里情商最高的那個,黛玉則是她的反面,以小心眼小性子著稱。但《紅樓夢》里每一個人,都是在不斷變化中的,仔細看八十回《紅樓夢》,能感覺到黛玉的不斷成長,在她身上,這五點體現得不能再充分了。

(二)

黛玉剛出場時,倒像是情商很高的樣子,在邢夫人王夫人面前表現都很得體。邢夫人要留她吃飯,她禮貌地笑道:“舅母愛惜賜飯,原不應辭,只是還要過去拜見二舅舅,恐領了賜遲去不恭,異日再領。”到了王夫人房間,王夫人讓她朝上坐,她估摸那是賈政的位置,再三推辭,王夫人又再三攜她上炕,她也就很順從地坐下了。

看上去一點問題都沒有,但也透著緊張感,晚上黛玉在住處哭了,名義上是因為寶玉砸玉,實際上,也是這一路神經高度緊繃的結果。當年我到上海讀書,第一晚,結束了跟新室友的寒暄,忽然就對著黑洞洞的窗外哭了,由此懂了黛玉的心。

這種客氣不能算情商高,黛玉的情緒并沒有處理好,一直淤積在那里,到了繃不住或者說覺得不需要繃的時候,就有可能出現雪崩式的坍塌。

她再次正式出場,是周瑞家的奉薛姨媽之命給她送宮花,寶玉先把宮花拿到手里欣賞,黛玉就他手里看了一看,問周瑞是單送她一人的,還是大家都有。

這話問得很沒意思,你只管喜不喜歡就行了,管別人有沒有呢,而且,以黛玉之聰明,不可能不知道初來乍到的薛姨媽,不大會單送她兩枝宮花的,她心里明明有了答案,還要問周瑞家的,明擺著自找不痛快。

周瑞家的說別人都有了,這兩枝是姑娘的了。黛玉幾乎是正中下懷地說:“我就知道,別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給我。”

對對對,你都知道,你既然知道為什么還要問呢?不喜歡丟到一邊就是,何必把周瑞家的怎么看你放在心上。

再說了,送十二朵宮花,總有人要做最后一個,怎么就不可以是你?有人考證,從梨香院到黛玉當時住的地方,是最遠的。我不知道這個考證是否牢靠,但抄近路是人之常情,就算周瑞家的有點勢利,也犯不著為了坑黛玉,多花費許多力氣。

這時期的黛玉,似乎罹患了“被迫害妄想癥”:總有刁民想害朕。與此同時,她還特別爭氣要強,元春省親,她安心大展其才,要在夜宴上壓倒眾人。

這種種,其實都是深度自卑的表現,特別在乎別人的眼光,在乎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分量。因此特別想要證明自己,以至于某些時刻用力過猛。

黛玉的自卑感,源于她寄人籬下的處境,也跟她心中生長出了愛情有關。不確定的愛情會動搖一個人的自我認知,激發出不必要的爭競之心,想在這世間有更大贏面。

(三)

那段時間,是黛玉壞情緒的集中爆發期,她特別容易被得罪,一會兒不忿寶釵,一會兒跟湘云鬧別扭,寶玉被夾帶在其中,很尷尬。但就是在這樣的時刻,黛玉的情商也沒完全掉線。

比如“探寶釵黛玉半含酸”那一段,寶玉和寶釵的親昵讓黛玉很不滿,但她的做法不是生悶氣或干脆發飆——這是很多女孩子的常規選擇。相反,她要把自己的不滿之處傳達清楚,看上去還是在開玩笑,不會鬧到大家都不高興。最神來一筆是,寶玉要離開時,丫鬟給他戴斗笠,手腳粗笨了些,被寶玉呵斥,黛玉站在炕沿上,說:“啰嗦什么,過來,我瞧瞧罷。”

“寶玉忙就近前來。黛玉用手整理,輕輕籠住束發冠,將笠沿掖在抹額之上,將那一顆核桃大的絳絨簪纓扶起,顫巍巍露于笠外。整理已畢,端詳了端詳,說道:'好了,披上斗篷罷。’”

這是不由自主的關心,無形中也宣示了主權,你能想象寶釵這么做嗎?不能,這個差別,就是黛玉和寶釵,跟寶玉的親密度的差別,若寶釵對寶玉有點意思,但凡不是個傻子,也該知難而退了。

還有黛玉跟湘云慪氣那回,倆人也算鬧得天翻地覆的。只因湘云說出小戲子像黛玉,本來就因為賈母大張旗鼓為寶釵過生日,寶玉也贊寶釵無書不知而一肚子不高興的黛玉,這下子更不高興了。寶玉趕忙給湘云使個顏色,并不是不敏感的湘云很火大,認為自己看了別人臉色。

寶玉就跟湘云解釋:“好妹妹,你錯怪了我。林妹妹是個多心的人。別人分明知道,不肯說出來,也皆因怕她惱。誰知你不妨頭就說了出來,她豈不惱你。我是怕你得罪了她,所以才使眼色。你這會子惱我,不但辜負了我,而且反倒委屈了我。若是別人,哪怕她得罪十個人,與我何干呢?”

這段話啥意思,是說,我在意的不是她,是你,若是別人得罪她,我是不會管的。嘖嘖,這話說的,真·渣男啊。不過,這也是《紅樓夢》的妙處,自傳體小說,有太多男作者想把自己寫成金光閃閃的高大全,唯有曹公時時不忘自黑自嘲,以自己皮袍下的小,呈現出最有質感的人性。

偏偏這話被黛玉聽到了,自然要鬧到不可開交,以為三人的關系要花好一段時間修復,哪曾想黛玉見寶玉果斷而去,便以尋找襲人為由跑來查看動靜。見寶玉寫了一首很喪的偈子,帶回房去,與湘云同看。這說明什么,說明黛玉和湘云已經和好了,怎樣和好的,作者沒說,但是就湘云那直脾氣,黛玉若沒有些和緩的表現,湘云也不大可能就這么收場。

黛玉敏感急躁,卻是通情達理的,葬花的前一晚,她去怡紅院,晴雯不想起身給她開門,還說是寶玉叮囑了不要放人近來,黛玉那個傷心啊。但第二天寶玉一解釋,她也馬上就想到:“是了,想必是你的丫頭們懶待動,喪聲歪氣也是有的。”

寶玉說要問明白是誰,教訓她一頓,黛玉說,是該教訓,否則得罪了寶姑娘貝姑娘的,事情豈不大了?說完她自己先笑了,并沒有不依不饒地追究下去。

黛玉雖然愛鬧小脾氣,給她個臺階她就會下來的,不給的話,她也會設法找個臺階下。她并不是那種一根筋的人,就算不高興,她心里也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別人是怎么回事,她不會覺得自己永遠正確,更不會朝著錯誤的道路奔到黑。

在“金蘭契互剖金蘭語”那一回,她對寶釵說:“往日竟是我錯了,實在誤到如今。細細算來,我母親去世得早,又無姊妹兄弟,我長到了今年十五歲,竟沒一個人像你前日的話教導我。怨不得云丫頭說你好,我往日見她贊你,我還不受用,昨兒我親自經過,才知道了。比如若是你說了那個,我再不輕易放過你的;你竟不介意,反勸我那些話,可知我竟自誤了。”

這話不是每個人都能說出來的,認錯太難,承認嫉妒更加傷自尊,黛玉能夠這樣跟寶釵道歉,足以說明,對于她來說,真實比面子更重要,她的情商,讓她有能力,穿越小自我,認識到事情的實質。

對于他人和自身都有了解,管理自我和處理人際關系就不會太困難,黛玉和妙玉的交往也體現這一點。

很多人都不喜歡妙玉,我也是,除了她的文青范看上去很不真實,還因為她有攻擊性。當著寶玉和寶釵的面,黛玉不過問了一句,這茶是不是舊年的雨水泡的,妙玉就說,你這么個人,竟是個大俗人,連個水也嘗不出來。

每次看到這里,暴脾氣的我都想跳出來,問妙玉,俗與不俗,難道由你定義,能喝出雨水和雪水的區別就叫不俗?再說了,是不是真喝得出來還不一定呢,您這不是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嗎。

這種義憤,一方面出于對林妹妹的真愛,另一方面,作為一個沒有攻擊性的老實人,被人攻擊時第一時間總是反應不過來,類似的虧不知道吃過多少,過后越想越生氣,若真有時間機器,返回過去倒不著急買房,先把吃過的虧找補回來再說。

但林妹妹并沒有著急,只因“知她(妙玉)天性怪癖,不好多話,亦不好多坐,吃完茶,便約著寶釵走了出來”。這情商太高了,她知道妙玉是什么樣的一個人,也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妙玉的攻擊到不了她身上,走開就是,用不著憤憤然。

可做對比的是李紈,李紈說“我不喜歡妙玉的為人”,可能也曾感覺到妙玉的鋒芒,就比黛玉更朝心里去。中秋夜,黛玉和湘云聯詩時又遇到妙玉,妙玉請她們去喝茶,黛玉還是欣然前往,與妙玉相談甚歡,對妙玉的才華贊不絕口。這種心無芥蒂,說明她將自己的情緒處理得很干凈,這才是真正的高情商。而那種類似于假臉姐妹團的互夸,只是“偽高情商”而已。

(四)

所以黛玉在榮國府,人際關系是不壞的,刁鉆的晴雯,黛玉也能“待她甚厚”,這里面,可能有一種本能的憐惜。黛玉和襲人也還行,前面提到,黛玉不放心寶玉,以看望襲人的名義到怡紅院來,若兩人關系平平,這理由就太牽強。寶玉上學時,也叮囑襲人悶了就去找黛玉頑笑,可見黛玉和襲人不會話不投機。襲人為母親奔喪,暫離怡紅院一段時間,黛玉也記掛著。

當然襲人對黛玉也不錯,雖然她在湘云面前抱怨過黛玉的小脾氣,主要是襲人見識不夠,很難說有多大惡意。勸王夫人變個法子把寶玉弄出大觀園,也很難說是針對黛玉的,襲人是真的怕寶玉和這些姐姐妹妹弄出點什么名堂來,那跟寶玉收個丫鬟不是一個重量級的事。

至于自我激勵,要看怎樣理解這個詞,并不是成天打雞血就是自我激勵,像黛玉這樣追求“質本潔來還潔去”,時常反省,時常學習,在我看來也是自我激勵。八十回《紅樓夢》里,黛玉越來越柔軟,也越來越善解人意,從動不動要跟人嗆聲,到對他人的好,都能領會,對他人的不易,也能體諒,這進步肉眼可見。

相形之下,寶釵更突出的是理性,而不是情商。情緒對她來說是多余之物,需要消滅的,她更想把世界納入自己的體系里,對別人怎么想,并不感興趣。所以她雖然高明,寶玉卻一度對她很排斥,只和黛玉是知己。黛玉是有情緒也有情思的,有勃發有對抗也有處理,因此汪洋恣肆異彩紛呈,也才見真正的情商。

不能說誰更好,只能說,尋常人如我等,無法徹底地存天理滅人欲,心性上還是跟黛玉更加靠近。這就像讀《論語》,看孔子夸顏回:“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兩個“賢哉”,我聽到的是五個字:“我就做不到。”

孔子“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對于食物的色香味都很講究,還愛喝酒,因此有了欲望與天理之間的糾結。但正是這樣的糾結,讓他顯得真實親切,讓同樣糾結的我們,可以跟隨著他學習平衡之道。

黛玉也是如此,跟她學習情商,比跟寶釵學更靠譜,寶釵的情商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可學的是具體操作,黛玉的處世之道里,有思維的痕跡,讓人可以追躡吸收。

贊賞 共11人贊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紅樓夢》里,情商高的那個是林黛玉》由網友lindankkkj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

www.80133777.buzz false 互聯網 http://www.80133777.buzz/view/socangkudk/mcdd/ml/zszjbkWSNlbdclsbdk.html report 7934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