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揭秘!NBA球星們是如何發現自己被交易的?

來源:NBA廣角 編輯:王阿強

原標題:揭秘!NBA球星們是如何發現自己被交易的?

科溫頓說他是通過ESPN的應用提醒發現自己被交易的

那是2018年的秋天,費城剛剛在主場打了一場加時賽,第二天晚上將在孟菲斯迎戰。

這是三場客場之旅的開始。

因此,當羅伯特·卡溫頓在上場前幾個小時在他的酒店房間里醒來的時候,這似乎是聯盟82場比賽中再正常不過的一天。

直到他打開了他的手機。

“我起床,開始準備練習投籃,”科溫頓說,“我先去刷了牙。直到我準備走出我的房間才看我的手機。接下來,我收到了大量通知,說我被交易了。”

科溫頓說他的經紀人當時并不知道有任何潛在的交易,而這位在費城打了四個賽季的老前鋒也聲稱沒有來自管理層的消息。但是當科溫頓伸手去拿他的手機時,他看到的第一件事是一個應用提醒:

“ESPN突發新聞,費城的羅伯特·科溫頓和達里奧·薩里奇被交易到明尼蘇達交換吉米·巴特勒。”

科溫頓說:“我的所有通知都是這樣。”“我就是這樣發現的。”

一般來說,被交易的球員最初聽到的消息來自他們各自的球隊或經紀人。達里奧·薩里奇已經和科溫頓達成了交易,薩里奇是在和76人主教練布雷特·布朗的通話中得知這一消息的。兩者之間的區別說明了交易完成后會發生什么:球隊可能會在記者發現之前就打算告訴球員或經紀人,但社交媒體帶來的閃電般的新聞有時會讓這個目標難以實現。

一些現在的球員告訴NBA官方,他們第一次知道他們被交易是什么時候,并不總是通過來自經紀人或球隊管理層代表的電話。

展開全文

那是2017年的休賽期,灰熊后衛本·麥克勒莫爾剛剛結婚。他和妻子正在海外度蜜月,所以他決定在社交媒體上與粉絲們分享這一時刻。

然而,球迷卻把它被交易的消息分享給了他。

“我當時在度蜜月,”他說。“我和妻子在伊比沙島。我在Facebook上直播,然后有人在直播中說,‘嘿,本,你要回薩克拉門托嗎?然后我妻子也說了些這樣的話。她一定是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了。所以我結束了直播。”

麥克勒莫爾在這種情況下依然很幽默,他很高興回到國王隊,在那里他度過了他進入聯盟之后的四個賽季。當麥克勒莫爾后來接到灰熊隊的電話時,這些細節得到了證實,但是是Facebook直播為麥克勒莫爾提供了這些信息和球迷充當記者的機會。

杰拉米·蘭姆在Instagram上的粉絲們就是這樣。

蘭姆說:“我剛剪完頭發,然后在Instagram上看到了它。”“我在家里。我剛剪了個頭,我把它照片掛在instagram 上。然后人們評論說,‘該死,你被交易了。’”

蘭姆表示,這筆交易“完全出乎意料”,他剛剛被馬賽克隊選中,正熱切期待著自己的NBA處子秀。但是就在2012-13賽季常規賽開始的前三天,這位前NCAA冠軍被作為哈登的重磅交易的一部分被送到了俄克拉荷馬城。當時的Instagram是向蘭姆透露這一消息并迫使他立即打電話給經紀人的渠道。

“他說那是真的,”蘭姆回憶道。

Facebook和Instagram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社交媒體平臺,玩家通過這兩個平臺發現了一些改變人生的新聞。然而,你永遠不會看到這樣的短語“NBAFacebook”或“NBAInstagram”,不管聯盟在這兩個領域都有多大的影響力。

因為這樣的搭配是嚴格為#NBATwitter保留的。

“我是在更衣室里翻推特然后發現的。”

——賈里德·杜德利

考慮到推特作為當今社會最快的新聞資源發布平臺的地位,球員們通過這個平臺發現自己被交易了是有道理的。

“我是在更衣室里翻推特發現的,”杰瑞德·杜德利說。

2014年夏天,杜德利在快船訓練,他的名字出現在密爾沃基、菲尼克斯和洛杉磯三隊的合同上。

“我剛剛結束了在快船隊的夏季集訓,”杜德利說,他很快就知道自己要去雄鹿了。“我在推特上滾動。它說我剛被交易了。大約10分鐘后,我接到了經紀人的電話。”

杜德利曾為8支不同的球隊效力,其中幾支球隊為他的流浪生涯做出了貢獻。這位洛杉磯湖人隊13年的老將在9月份回復了一條來自前湖人隊球員約什·哈特的推特,他剛剛被交易到新奧爾良。哈特寫道:“作為一名球員,你只希望接到一個電話,告訴你我被交易了,而不是在推特上被發現。杜德利回應說,“這不是生意的本質。”

坦普爾也有類似的想法,他說:“這就是我們現在的生活。坦普爾在之前提到的國王-灰熊交易中與麥克勒莫爾換隊。

和麥克勒莫爾一樣,坦普爾也是通過一個非官方的發送者收到這條消息的。

“我第一次發現這個問題是在社交媒體上,但我對此很淡定,”坦普爾說。“我的朋友給我發短信說,‘你要去孟菲斯嗎?’他給我發了Adrian Wojnarowski的推文。”

從親密的朋友或家人那里得知被交易了,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埃里克·戈登有一次正在坐公共汽車,他哥哥給他發短信告訴了他這個消息。

哈特的哥哥給他看了Woj的推特,當時這個得分后衛正在玩游戲。

喬治·希爾鍛煉完后,朋友們給他發短信說:“兄弟,你被交易了。”

“你從他們那里聽到的那些話。”希爾說。“有時候你聽不到直接的消息來源。”

這個消息源有時也可以是一個隊友。

2011年,戈登、法魯克·阿米努和克里斯·卡曼在洛杉磯快船隊和新奧爾良黃蜂隊之間的一筆巨額交易中被交易換來克里斯·保羅。當戈登和他的哥哥說話時,卡曼慢悠悠地走到阿米努跟前,和他進行了一次簡短而坦誠的談話。

“我們當時都在車上,”阿米努回憶說,“卡曼走過來看著我說,‘我被交易了!’然后他說,‘法魯克,你跟我來。’”

在小凱利·烏布雷成為菲尼克斯太陽隊的一員之前,他原本該去灰熊隊。由于一個相當奇怪的原因,那次交易失敗了,烏布雷的目的地在第二天改變了。但是仍然是隊友們讓烏布雷知道他在華盛頓奇才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烏布雷說:“他們在推特上看到了Woj的推文,然后在我和籃網隊比賽后,他們在我洗澡的時候告訴了我。”“約翰?沃爾告訴我,馬基夫?莫里斯和布拉德利?比爾他們都擠在我周圍,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我。”

烏布雷目前正在享受鳳凰城的生活,但他仍然為自己的遭遇感到難過。

當涉及到交易,尤其是第一次交易時,許多球員都在與新聞本身作斗爭。這是一個徹底的沖擊。當球員們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在他們被官方告知交易之前發現自己被交易了,這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烏布雷說:“如果你想交易某人,一定要讓他們先知道。”當交易這個事在你腦海中閃過時,讓交易對象們事先知道,他們想讓我們交易,因為存在很多不可控的因素,例如如果我們生病了,或者如果我們在家里有個人問題,不能去那個地方,所以如果你們要把我們交易,請提前告訴我們。”

烏布里提出的觀點很合理,但或許并不實用。球隊有時不想冒險讓一名不滿的球員進入球隊名單,因為交易不能保證和球員完全達成一致。

卡特是一個受人尊敬的未來名人堂成員,四十歲的他有著22年的職業生涯,甚至他也發現了一些交易是沒有終點的,包括他自己。

和烏布雷一樣,卡特從東海岸被交易到菲尼克斯。那是2010年,卡特通過另一種非傳統的方式意識到這一舉動。

他說:“我從ESPN的節目中得知我被奧蘭多交易了。”“12月17日,我和家人坐在一起。我們在看電視。我只是說,‘嘿,讓我換個頻道。’然后我看到了我的名字,我說,‘等等,等等。’我看到卡特被交易到菲尼克斯太陽隊。我就是這樣發現的。”

這甚至發生在退役球員身上。

蘭迪·福耶在12個賽季里效力了七支不同的球隊。他是通過一個NBA博客網站發現自己被自己的第一支NBA球隊交易了的。同時,來自NBA應用的推送也透露了這一消息。

當后一筆交易發生時,福耶說丹佛掘金的管理層讓他知道這筆交易可能會失敗。他記得在練習之前,有人告訴他“先下樓到休息室去,如果順利通過,我們將是第一個通知你的人。”

然而,這并沒有發生。

“我只是在網上瀏覽,看看發生了什么,”福耶說。“然后,我放下手機,開始看電視,因為NBA電視正在播放,我回頭看了看手機,一個提示彈了出來。我打開手機,上面寫著‘雷霆隊收購蘭迪·弗耶’……于是我聽到管理層工作人員)樓來通知我,但我已經知道了。所以我從側門溜出去。我沒有車,所以我打了個優步,讓他們把我送到我家。”

當被問及為什么悄悄離開時,福耶繼續說道。

“我把我的一切都給了他們,”他說。“加里·哈里斯是替代我的年輕球員,說實話,他們開始更多地使用加里·哈里斯。他們在下半場告訴我他們將試著培養他,我沒有問題。所以我想被交易,但我不想搬家,因為我的女兒們在上學,我的妻子和家人都在上學。所以當一切都結束時,我真的不想見任何人,因為我在那里待了一段時間,我知道那會很情緒化。每個人的處理方式都不一樣。”

當交易完成時,通常是通過電話完成交易的兩個球隊管理層都會通知聯盟。

在那里,教練、老板、經紀人和球員被圈了進來。

“你與之交談的每一個人,你都不知道他們將與誰交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東部聯盟總經理說。“很快,你就能從兩個人達成交易,到十個人了解交易,而這十個人就擁有了他們所有的關系。”

除了涉及各方的數量,球隊聯系球員的方式也各不相同。一個總經理不能總是在訓練前把球員拉到一邊,或者帶著他的包和信息站在淋浴室外。當球員在賽季中在客場(比如科溫頓),或者在休賽期在海外(比如麥克勒莫爾),交流的方式就更加復雜了。

“有時這是電話游戲,”一個前任的總經理說。

在2007年西部之旅中,凱爾·科沃爾接到了來自全國各地的電話。當時76人隊的總經理艾德·斯蒂芬斯基告訴了我們一個重要的消息。但科沃爾那時睡著了。

“我錯過了那個電話,后來看到了它,心想‘他們為什么給我打電話?’”科沃爾說,他后來通過斯蒂芬斯基留下的語音信箱得知自己被交易到了猶他爵士隊。科沃爾是一名有著16年經驗的老將,他已經被交易過5次了,他并沒有感到難過。“說實話,球隊會盡最大努力首先告訴球員,但有這么多消息來源,這對他們來說很難。”

更困難的是今天的平臺和設備非常快速。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比科沃爾剛被交易的時候進展得快。盡管如此,在社交媒體上了解到自己被交易仍然比接到經紀人或管理層代表的電話更讓人難受——至少對一些人來說是這樣。

對另一些人來說,這就是現實。

“你怎么知道就怎么知道,”阿米奴說。“不管怎么樣,你還是會被交易。”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揭秘!NBA球星們是如何發現自己被交易的? 》轉載自NBA廣角,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

www.80133777.buzz false 互聯網 http://www.80133777.buzz/lovewoso/bzljgg/sjgszczld.html report 5782 原標題:揭秘!NBA球星們是如何發現自己被交易的? 科溫頓說他是通過ESPN的應用提醒發現自己被交易的 那是2018年的秋天,費城剛剛在主場打了一場加時賽,第二天晚上將在孟菲斯迎戰。 這是三場客場之旅的開始。 因此,當羅伯特·卡溫頓在上場前幾個小時在他的酒店房間里醒來的時候,這似乎是聯盟82場比賽中再正常不過的一天。 直到他打開了他的手機。 “我起床,開始準備練習投籃,”科溫頓說,“我先去刷了牙。直到我準備走出我的房間才看我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