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疫情之下人大緊急啟動野生動物保護法修訂 專家呼吁野味全面禁食

來源:南方都市報 編輯:楊美麗

原標題:疫情之下人大緊急啟動野生動物保護法修訂 專家呼吁野味全面禁食

新冠疫情之下,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已部署啟動野生動物保護法的修改工作。

據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經濟法室主任王瑞賀介紹:當前監督檢查和執法力度不夠,野味市場泛濫構成公共衛生安全的重大隱患。

野生動物保護法最近一次修訂在2016年,修改后增加了“禁食”規定,不過范圍僅包括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換句話說,不在此范圍內的“野味”都是可以合法食用的。

然而,病毒從不挑剔野生動物的保護等級,市面上大量沒有經過檢疫的野生動物曾經或即將進入消費者的口腹。已有多位院士、學者聯名呼吁,通過修法,將“禁食”范圍擴大至所有野生動物。

按照現行法律,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是可以合法食用的。多位專家聯名呼吁,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禁食所有野生動物。(圖為果子貍,新華社圖)

時隔四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再啟修法

距離2016年野生動物保護法最近一次修訂后4年,新的修法計劃又被提上日程。

南都記者獲悉,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已部署啟動野生動物保護法的修改工作,擬將修改野生動物保護法增加列入常委會今年的立法工作計劃,并加快動物防疫法等法律的修改進程。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經濟法室主任王瑞賀透露,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啟動修改野生動物保護法等相關法律的工作,以依法加大打擊和懲治亂捕濫食野生動物行為。

他表示,當前監督檢查和執法力度不夠,對一些非法野生動物交易市場沒有堅決取締、關閉,甚至在很多地方,野味市場泛濫,相關產業規模很大,構成公共衛生安全的重大隱患。

現行法律: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都能吃

17年前,野生動物引起的SARS曾給公眾敲響警鐘,而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也被指極有可能同樣來源于食用野生動物。

長期以來,“野味”為何一直存在于人們的餐桌之上?

展開全文

按照現行法律,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是可以合法食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和配套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于1989年開始實施。法律規定,野生動物分為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I級和II級)、地方重點保護動物和三有保護動物(國家保護的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

野生動物保護法經過幾次修訂,在2016年修訂后增加“禁食”規定,不過納入“禁食”范圍的僅包括國家重點保護的野生動物,地方重點保護動物、三有保護動物和不在以上名錄內的野生動物并不在禁食范圍之內。

然而,病毒并不會挑剔宿主動物是否受保護,蝙蝠就是例子之一。山水自然保護中心團隊梳理各地方重點保護動物名單發現,僅有湖南(22種)、海南(7種)、天津(1種)把蝙蝠納入到了地方重點名錄里。在其他省份,對蝙蝠保護基本無法可依,可以肆意捕捉、貿易和食用。

廣西溶洞內的蝙蝠種群 新華社圖

山水自然保護中心保護主任趙翔告訴南都,三有動物名錄共有1480種陸生脊椎動物,遠遠多于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例如果子貍、獾、刺猬等可能攜帶病毒的野生動物,并不在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里,它們可以合法地登上餐桌,給公共衛生安全埋下了隱患。

趙翔介紹,目前已知的不在以上國家重點、地方重點和三有名錄內的野生動物還有1000余種,這些動物更加缺乏明確的法律保護依據。

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更新滯后

據悉,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由《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確定,不過,該名錄自1989年實施以來,僅于2003年進行過一次微調。去年,國家林草局擬調整名錄,修訂稿擬收錄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772種,相比現行的342種大幅增加,不過修訂版還沒有正式公布。

業內普遍認為,該名錄更新滯后,導致許多野生動物的保護與現行法律法規不匹配。上海社會科學院法學所研究員劉長秋認為,《刑法》針對珍貴、瀕危野生動物保護專門設置了“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但對于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則完全沒有涉及。因此即便這類行為客觀上產生了嚴重的社會危害性,例如2003年的SARS危機與如今的新型冠狀病毒之害,其行為也不構成犯罪,也不能夠被處以刑責。“這使得刑法這一最具有強制力和調整效能的部門法難以介入對野生動物的全面保護。”

劉長秋還表示,“沒有買賣就不會有殺戮”,現行立法僅規定野生動物的獵捕、販賣、加工等供應側環節,在購買和消費的需求側卻沒有采取應有的規制措施。

野生動物制品盔犀鳥頭骨。新華社圖

野生動物檢疫缺失增加衛生風險

除了立法方面的規定,市場需求、監管執法漏洞也為“野味”交易提供了空間。

以我國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穿山甲為例,非法貿易背后是巨大的經濟利益。2018年世界動物保護協會發布的《印度穿山甲盜獵和非法交易調查報告》提到,印度偏遠部落地區出售一只穿山甲獲得的收入,等同于當地人四個月的平均收入總和。

在中國也是如此。據媒體報道,在2016年查處的一起特大非法收購、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件中,即將流向餐桌的“野味”價值高達上億元。報道稱:“穿山甲收購價格僅為幾百元一只,可到了餐桌上,價格就高達近2000元一公斤,以一只穿山甲6-7公斤計算,僅一只穿山甲就能給產業鏈帶來近萬元的收益。”

2019年11月20日,吉林森林公安破獲一起跨省特大非法收購瀕危野生動物制品案,這是警方繳獲的部分野生動物制品。新華社圖

“野味”經濟的行政管理與監督執法,靠的是多個部門的協同參與。野生動物保護法規定,非國家重點保護動物從捕獵、馴養、售賣到登上餐桌的合法程序,需要林草部門核發的狩獵證、馴養繁殖許可證或經營利用許可證,市場監管部門根據林業部門的審批給予商家發放營業執照,農業部門核發檢疫證。

繁多的手續看似在每一環節都設置了關卡,但在實際操作中,仍存在不少漏洞。

趙翔介紹,首先,法律規定非國家重點野生動物的狩獵證以及馴養繁殖許可證僅需要縣區級林草部門審批,林草部門除了核發證件,還負責行政執法,“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基層利益鏈非常復雜,很難避免灰色交易,這也給舉報處理帶來了很大的困難。”

而另一方面,市場監管部門很多時候只能查到商家的營業執照是否有野生動物的經營范圍,以及經營利用許可證,很難再往上追溯到馴養繁殖許可證和獵捕證,這也減弱了市場監管部門執法的強度。

此外,趙翔還表示:“野生動物的檢疫證基本是缺失的。”目前農業部門制定的檢疫標準都是針對家養動物,絕大部分野生動物因為缺乏對疾病和病原的研究,也只能按照最接近的家養動物來,很多野生動物類群(比如竹鼠)基本沒有檢疫標準可參考。“檢疫技術的缺失也在增加食用野生動物的風險。”

非法捕獲野生動物“洗白”現象難監管

實際情況中,野生動物交易從業者擁有的合法證件,還為“洗白”創造了條件。

據悉,業內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是,有盜獵者將非法捕獲的野生動物先放到有馴養繁殖許可證的場所短暫籠養,再進入市場后就披上了合法的外套。

一位在國內野生動物保護機構工作的業內人士告訴南都告訴南都,實際中對“洗白”現象執法難度大。“例如,從外觀上看,很難判斷一頭人工馴養的豪豬與一頭野外獵捕的豪豬有何區別。

天津動物園的豪豬。 新華社圖

另一方面,數量也是執法人員經常面對的難題。“經營利用許可證通常會明確具體可以銷售的數量,但實際中很難判斷該數量是否符合許可證的要求。”此外,對于馴養繁殖,初代動物繁殖后的數量、存欄量等數據統計模糊不清,實際中也很難與許可證明確的數量比對。

此外,基層執法人員的專業知識普遍不足。上述人士介紹,他們的工作之一就是為基層人員進行野生動物基礎知識的培訓。“由于我國基礎教育里關于野生動物的知識還不夠豐富,許多基層執法者其實也和普通人一樣,對野生動物的專業知識不太了解。”

多位學者聯名呼吁“禁食所有野生動物”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已有不少機構和業內人士呼吁“修訂野生動物保護法”,通過法律明確“禁食所有野生動物”。

1月24日,北京大學保護生物學教授、山水自然保護中心創始人呂植教授牽頭,征集了十九名來自全國高校、科研院所的院士學者聯名簽字倡議,呼吁杜絕野生動物非法食用和交易。

倡議提出:“控制甚至杜絕野生動物的食用和相關貿易,已經不僅僅是生態保護的需要,而且對公共健康的風險控制意義重大。”

趙翔建議,修訂后的法律規定禁食所有野生動物,同時增設“白名單”制度,經過科學評估和多方討論,列出可以食用的“野生動物”清單,而非目前名錄采取的“黑名單”制度。

“從執法角度講,黑名單管理力度弱于白名單”,趙翔稱,“給基層執法人員列出幾百種不能吃的清單,和列出幾十種可以吃的清單,執法難度是遠遠不同的。”

還有聲音指,“野味”難禁,實際上也反映了人們的觀念仍停留在以“利用”為前提,而非“保護”。

對此,19位聯署者之一,廈門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李振基表示:“許多野生動物在人類誕生之前已經存在,不是為人而生的,也不是天生就該被人所利用的。”他呼吁,敬畏自然,保護野生動物就是保護生態系統,就是保護人類自己。

采寫:南都記者 林方舟 發自北京

編輯:吳斌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疫情之下人大緊急啟動野生動物保護法修訂 專家呼吁野味全面禁食 》轉載自南方都市報,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

www.80133777.buzz false 互聯網 http://www.80133777.buzz/lovewoso/dcdjkz/sjgsmldkm.html report 5358 原標題:疫情之下人大緊急啟動野生動物保護法修訂 專家呼吁野味全面禁食 新冠疫情之下,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已部署啟動野生動物保護法的修改工作。 據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經濟法室主任王瑞賀介紹:當前監督檢查和執法力度不夠,野味市場泛濫構成公共衛生安全的重大隱患。 野生動物保護法最近一次修訂在2016年,修改后增加了“禁食”規定,不過范圍僅包括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換句話說,不在此范圍內的“野味”都是可以合法食用的。 然而,病毒從不挑剔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