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疫情下的綜藝圈:大節目停擺一天干燒幾十萬,中小公司恐面臨解散

來源:搜狐娛樂 編輯:呂秀秀

原標題:疫情下的綜藝圈:大節目停擺一天干燒幾十萬,中小公司恐面臨解散

搜狐娛樂專稿(Exception/文)鼠年伊始,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發生,影視行業迎來比寒冬更加惡劣的“冰川世紀”。不僅各影視劇組停工,綜藝行業也受到了不小的沖擊——《歌手》、《王牌對王牌》等S級綜藝節目宣布延播,備受矚目的《青春有你2》也被傳暫停錄制,節目組將面臨場地人工費用增多、藝人檔期無法調試、廣告商撤資等諸多問題,像這種量級的節目,延錄意味著一天能干燒掉幾十萬的費用。

更令綜藝從業者恐懼的是,受到疫情的影響,今年上半年很有可能接不到項目。有業內人士分析,一些中小型的制作公司,一年就指望著接一到兩個千萬級的綜藝項目過活,而在如今的環境之下,沒有活兒干,這些公司或將面臨解散的風險。

疫情下的綜藝編排:《歌手》《青春有你2》等多檔節目延播延錄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發生之后,1月28日,廣電總局網站公布消息稱,廣電總局為加強疫情防控宣傳工作,部署全國衛視推出相關直播,減少娛樂性節目,其中《快樂大本營》、《王牌對王牌》等熱門綜藝暫停播出。

自此消息公布之后,各衛視及網絡平臺都在積極響應廣電總局的號召。原定于1月31日播出的湖南衛視《歌手·當打之年》延遲到2月7日播出。《歌手·當打之年》延播消息放出還不到24小時,另一檔全新音綜《天賜的聲音》也發布了延期播映的通告。但不同于《歌手·當打之年》延播日期已定,《天賜的聲音》具體播出時間尚未確定。

同時,《漫游記》、《新聲請指教》、《我家那閨女》、《我想開個店》、《了不起的長城》、《親愛的來吃飯》、《非正式會談6》、《周游記》、《我加》等綜藝節目都官宣了延播的消息。

有工作人員透露,節目延播,一方面出于響應政策的原因,一方面也是因為有些節目如果不延播,很有可能面臨“開天窗”的風險。比如說,《歌手》在疫情之前只完成了兩期錄制,如果節目不能按計劃錄制,則會迎來內容供給的危機。

另一方面,網絡上也傳出了一些綜藝節目停錄或者調整錄制的消息。此前,網上流傳了一則湖南衛視疫情下的節目錄制相關措施。其中提到,《歌手》和《聲臨其境》都將在錄制時取消現場觀眾,改用網絡平臺投票的方式。《元宵喜樂會》的直播同樣取消現場觀眾,僅保留工作人員。而不需要觀眾的小型棚內節目,例如《我家那閨女2》,則正常錄制。

展開全文

而《青春有你2》這部未播先熱的綜藝也傳出了延遲錄制的消息。1月31日,微博賬號@韓國Me2day稱,《青春有你2》的導師Lisa因肺炎疫情停止錄制返回韓國。據悉,《青春有你2》目前處于暫停工狀態,或將在廣州官方建議返工日期(2月13日左右)恢復錄制。此外,另外兩檔選秀類綜藝《創造營2020》、《少年之名》都傳出了延遲錄制的消息。

節目延錄讓人頭大:場租、藝人檔期、廣告贊助都成問題

當然,所謂的返工日期,只能說是比較理想的預估時間,制片人小山的擔憂是,如果疫情沒有得到有效的控制,不少綜藝項目的錄制很有可能無限期延遲,這樣一來,節目組就要面對各種各樣的問題。

場租、舞臺設備、人工等等方面都會因為延期錄制而額外燒掉一筆費用。曾有一名工作人員在接受采訪時透露,對于一個200多人的節目組來說,一天燒個幾十萬不在話下,這樣一個量級的消耗又有幾個節目組能夠承受呢?

同時,藝人的檔期也是一個問題,比如和藝人簽的合同是到五月份,但錄制要延遲到六、七月份,可到時候藝人已經安排了其他的工作,這該怎么辦?并且,不少節目前期的宣傳早已鋪開,現在暫停錄制,宣傳費用是不是也要打水漂呢?

更讓人頭疼的一點是,廣告商的贊助費用是按每個季度嚴格分配的,所以它對于節目的播出時間也是有要求的,要匹配上廣告商產品的促銷檔期,“但如果節目延錄、延播,錯過了廣告商要求的檔期,金主爸爸也很有可能撤資,這也是很可怕的。”小山說道。

不過,從事綜藝制作的木木還是很樂觀的,在他看來,這些問題也不是完全不可商議、不能解決的,畢竟是特殊時期,如果對方能夠理解,做出讓步,節目組也許并不會面臨特別大的損失。

最大困境:綜藝從業者沒活兒干 中小型制作公司或將解散

木木覺得,其實上述都是小問題,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如果疫情沒有得到緩解,很多綜藝從業者會面臨沒有活兒干的困境。木木給搜狐娛樂看了一個他朋友圈的“段子”:“現在朋友圈里一片喊開工大吉的,一看全是乙方的,一個甲方都沒有,甲方估計都還沒起床吧。”雖然是搞笑調侃,但卻很辛酸地揭露了目前綜藝行業的現狀。

木木還提到,在這樣一個環境下,壓力最大的其實是綜藝制作公司,“因為要養人,但現在沒有活干,拿不到錢,就發不了工資。”

某視頻網站的綜藝制片人阿高也有著相同的感受,就拿她所在的視頻網站來說,綜藝節目都是外包給制作公司的,對于一些大制作的節目,視頻網站可以給到制作公司幾千萬的費用,雖然這不是純利潤,但可以想象,如果制作公司丟掉了這樣一個項目,會面臨多大的損失。“像我們網站去年儲備了很多好的項目,準備今年開春就擼起袖子干的,可現在也只能延后了。”可想而知,制作公司的老板等不來活,心里得有多著急。

阿高不禁感慨道:“我們在平臺工作的人,壓力其實要比制作公司的小很多,畢竟我們是有基本工資拿的,有基礎保障。而制作公司就靠接活兒掙錢,現在這樣的情況,有些中小型的制作公司可能整個上半年都接不到活兒,也沒有資金鏈運轉,很可能面臨解散的風險。”

綜藝導演、制作人李文妤也說道:“本來去年第四季度就已經算是個寒冬了,很多中小型的制作公司就盼著開春回回暖,他們一年也就指望這一兩個活兒,現在就很困難了。”

特殊時期的創新與突破:節目組“云開工”,《生命緣》直擊疫情防控一線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在這個比寒冬還要嚴寒的時期,綜藝從業者們都在想盡辦法尋求創新與突破,同時也展現出了社會責任感以及人文情懷。

像《天天向上》節目組就宣布了“云開工”,以線上的方式錄制節目。從官博透露的訊息來看,這次只有汪涵一人留守直播間主持,通過視頻的方式與各位兄弟團及嘉賓藝人一起錄制節目。據悉,這期節目中,王一博還會“云表演”魔術節目。

2月7日晚,湖南衛視還播出了中國首檔原創分享互動生活創意秀《嘿!你在干嘛呢?》,這檔節目是《快樂大本營》制作團隊劉偉工作室一次全新而緊急的創作嘗試,從節目立項到錄制到節目播出僅50個小時。何炅、李維嘉、杜海濤三位主持人依次以VLOG方式連線各自朋友視頻互動,與觀眾分享抗疫心情,展示豐富多彩的趣味生活。

與此同時,木木也透露,其所在的平臺現在正在籌劃與疫情相關的節目,相信未來不久,會有越來越多的平臺制作相關節目。比如北京衛視的《生命緣》,節目組一行四人從臘月二十九進駐北京地壇醫院,帶來了疫情防控一線的最新消息。用鏡頭記錄下在這個特殊背景下,醫護人員最真實的救治場景。這樣的態度以及精神不得不令人敬佩。

綜藝導演、制作人李文妤表示,這次的疫情,也給制作人們帶來了很多思考,也許會是一個新的機會,“因為民眾產生了很大的心理變化,生活重心發生了一定的轉移,娛樂方式可能都會因此產生改變,這個還是需要去探究的,然后才能創造出新的維度的東西。也許在未來一到兩年里面,觀眾們可能會更加重視健康、家庭相關的內容,我們會去多思考,去制作相關的節目。”

(注:文中小山、木木、阿高均為化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疫情下的綜藝圈:大節目停擺一天干燒幾十萬,中小公司恐面臨解散 》轉載自搜狐娛樂,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

www.80133777.buzz false 互聯網 http://www.80133777.buzz/lovewoso/ddbkbd/sjgmmzdgc.html report 5393 原標題:疫情下的綜藝圈:大節目停擺一天干燒幾十萬,中小公司恐面臨解散 搜狐娛樂專稿(Exception/文)鼠年伊始,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發生,影視行業迎來比寒冬更加惡劣的“冰川世紀”。不僅各影視劇組停工,綜藝行業也受到了不小的沖擊——《歌手》、《王牌對王牌》等S級綜藝節目宣布延播,備受矚目的《青春有你2》也被傳暫停錄制,節目組將面臨場地人工費用增多、藝人檔期無法調試、廣告商撤資等諸多問題,像這種量級的節目,延錄意味著一天能干燒掉幾十萬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